美少妇的哀羞 第二十四章

    时间:2018-09-18 高潮过后的小依,虚脱的伏在朱委员两腿间,玉体还在激动的起伏,朱委员像在奖励宠物似的轻抚她柔亮的秀髮,等着让她自己慢慢平复过来,刚好在场目睹的男人们也需要一点时间来让心脏稍作休息。   几分钟过后,小依已不再那么激动。   「休息够了吗?该起来工作了。」朱委员抬起她的脸蛋。   「饶了我……我没力气了……」小依闭着眼一副软绵绵的样子。   「别撒娇!好好帮朱委员含含肉棒。」沈总用力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拧一把!「呀!」小依痛得眉头紧揪在一起。   「你别这样弄她!我会心疼的……嘿嘿嘿……」朱委员无耻的裂开牙齿笑着说,周围的男人们心里不禁又恨又羡妒。   在他们的逼迫下,小依不得不把手伸向朱委员隆起的裤裆,但就在握到硬物的剎那,她却又忍不住「啊!」轻喊一声!手像被咬到似的立刻又缩回去,原来朱委员的肉棒在强精药的效力下变得硬梆梆不说,隔着裤子竟然感到像团火在烧似的灼手!   「不……要是让这条怪物进到我的身体……那真的会被他活活弄死……」小依心里感到无比的害怕!   「怎样?很利害吧?我的家伙是有秘方增强能力的,不但又强又壮、温度还比一般勃起肉棒高出许多,嘿嘿……你是我第一位临床实验的美女,等会儿要辛苦你了……」   「不!……我不行……」小依吓得脸色发白,光是隔着一层裤子就会烫手,让它插到阴道里面还得了,更可怕的是她还是最倒楣的第一号试用品!   「少废话……不行也得行,你不要忘记我说过的话!」沈总低沉的声音又在她耳畔响起,小依知道逃不掉了,只好发抖的伸出手,再一次围握住那条裹在内裤里的热棒。   「好……好烫……」她微揪着眉发抖的轻喊、美眸中儘是恐惧的神色。   「握紧一点!你不是很想要吗?」朱委员得意的对她大喊!   「是啊!是阿!这小淫妇就是这样,喜欢偷吃又装矜持,不过我们都喜欢这味儿……嘿嘿……」沈总也淫笑着附和。   「我……」小依实在对内裤下那根淫棒充满恐惧,一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们。   「新郎叫你抓紧一点,你不会听是吗!」沈总的老闆王董也来插一脚,他粗鲁的抓着小依的头髮,将她的脑袋摇来摇去。   「嗯……」小依被他们逼的没有办法,只好咬着唇、纤手抓紧那根热腾腾的硬棒,一握实之下更恐慌了,烫手不打紧,上面还有许多根筷子粗细的血管蜿蜒盘缠,啵啵的跳着,柔软的手心甚至感受得到血液在里面奔流!   「好好的舔一舔吧!你说过我的肉棒味道最好不是吗?」朱委员边说边用脚趾揉她的乳房!   「嫂子……你不会真的……喜欢这样吧?」小陈再也忍不住了,他想如果小依很需要,至少也要找像他这种年轻英俊的男人。他本来就很哈小依,不过她是同事的妻子,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但今天发现小依的另一面,不禁醋火中烧,想说以前他和小依也见过好多次面,有一次还是他去找玉彬玉彬不在,小依请他进去坐一下午,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   「说啊!人家在问你是不是喜欢帮朱委员服务?」沈总逼着小依回答。   「是……我喜欢……」她违背着心意回答,一边已吐出嫩舌、隔着内裤舔起朱委员的肉棒。   「听到没!她说喜欢呢!等一下她会主动把朱委员的肉棒套进自己的洞里,还会上上下下的动哦!是不是啊?」沈总问着小依。   「嗯……是……」小依边流泪边帮朱委员服务,口水和泪水浸湿了布料,裹在里面的鸡巴隐隐若现,龟头的形状已黏在湿布上完全拓出来。   「可以含进去了……」朱委员压着她的头,小依只好张开嘴慢慢的吞进还裹着布的肉棒。   「唔……」只见她痛苦的挣扎一下,那根鸡巴真得很烫,纵然裹着一层布,进到口中还是感到烫嘴,而且大得快把嘴给撑裂了!   「真不错……她的舌头还在里面动呢!……ㄠ……」朱委员陶醉的叫着。有些男人已心痒到握紧拳头喘大气,尤其以玉彬公司那些同事最不甘心,想到这种好货色以前竟不知道!   隔着内裤舔当然无法满足他,半晌,他捧起小依的脸!   「看你这么卖力,我就赏你直接吃我的肉棒,帮我脱裤子吧!」   小依红着眼、无奈的帮朱委员从他肥肚上拉下内裤。   「哇……」连周围的男人都不禁倒抽一口冷气,那根矗立在肥滋下体的巨物根本不像人类的家伙,整条火红的肉柱上爬满粗大的绿筋,龟头也是红中透黑的可怕色泽!这全都是拜强精药的威力所赐!   「喜不喜欢……喜欢的话就用脸蛋疼疼它再吞进去……」   小依看了简直想哭出声来,嘴唇一直在轻哆。   「快说喜欢啊……不然,朱委员怎么满足你呢?……」沈总揉着她光滑的髮丝,语气显得很温柔,全场只有小依听得出他话里的胁迫性。   「喜……喜欢……」小依发抖的把脸靠过去磨擦肉柱,火烧般的触感灼痛了嫩颊,小依仍得忍着装作很陶醉的样子。朱委员用脚趾将她一边乳尖上的蝴蝶结拆下,然后夹着娇嫩的乳头轻轻的拧转。   「很好……用舌头舔一舔吧……」   「唔……」小依被他轻薄的有点喘,开始吐出整片舌面上下舔起阴茎!   「真舒服……小沈说的没错……口技真不错……还是结过婚的少妇好……」朱委员肥肿的身躯在沙发上扭动。   小依知道抵抗愈久,不过让自己受到更多羞辱罢了,于是舔了几口就顺势张开嘴,努力的吞下那根热腾腾的肉肠。   「唔……好舒服……好滑好嫩的小嘴……」朱委员忍不住呻吟出来。周围的男人瞪大眼珠猛吞口水,小依心想赶快用嘴把精吸出,或许可逃过被操之苦,于是一手握紧怒棒,开始加快速度上下套吮起来,小嘴还吸出「啾啾啁啁」的淫糜声音。   「ㄠ……真爽……这小蹄子发浪了……哦……吸得好用力……啊……」朱委员畅快的乱叫,小依一头秀髮随着口交的激烈动作不断甩晃!   「天啊……她真是够浪……」   「我要是给她吸一下……不……可能用手握一下……说不定就会喷出来。」   「要是能跟她来一次!要我一个月不碰女人我都愿意……」   「好可怜……她嘴那么小,怎么吞得下那根怪物……」   ……   男人们看得浑身燥热,有好几个人不约而同都在松领结。   「哦!……哦!……」朱委员似乎爽到了极点,一粒猪头靠在沙发上不断摇晃,还发出噁心的号叫,满身肥油也兴奋得直颤抖!   可怜的小依不知道朱委员喝了强精药后,就算让她吮一个钟头也不会丢,还拼着最后的力气努力的工作,头上上下下动到都开始晕了,朱委员因为太兴奋,脚趾还用力的夹住她的乳头,痛得她一直流泪。   终于她没力气再作下去,吐出被她吮得湿湿亮亮的大怒棒,喘哼哼的颓然坐倒在地上!   「插我吧……我没力气了……」她放弃了让朱委员洩精的最后希望,认命的等着被操。   「你说什么?是你自己要把肉棒装进去才对吧?而且你也还没求朱委员给你啊!」沈总在旁边敲着边鼓。   「是……对不起……求求朱委员……」小依只想赶快被蹂躏完能解脱,因此即使心里又羞又恨,还是强忍着依他们的指示来做。   「不要叫什么朱委员,就像以前我们玩插插时那样,叫我『好老公』就可以了。」朱委员无耻的抬起她羞泣的俏脸说道。   「好……好老公……求求你……给小依……肉棒……」小依说完这话简直想昏过去,玉彬的同事和周围的男人们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是太贱了!」   「要是玉彬在,一定早就气死……」   「在这么多人面前脱光光和男人乱搞已经不能原谅……竟然还老公、老公的乱叫。」   ……   没吃到的男人都忿忿的骂着!   「大家安静一下!这个小淫妇平常和我们玩3P或5P的时候叫得更大胆,今天人多她有点害羞,不过等一下爽起来就会很放得开了!是不是啊小淫妇?」沈总拉着小依柔顺的秀髮边玩边说。   「是……是的……」小依低着头、柔美的身躯激动的发抖。在场男人听他们愈说愈淫乱,有几个年青气盛的已忍不住伸手抓着自己隆起的裤裆在解饑。   「好啦!那现在就开始今天的重头戏吧。」沈总拿出钥匙打开铐着小依脚踝的钢铐,不过只打开一边,整副钢铐还挂在单边脚踝上。   「可以站起来了!知道怎么样把肉棒装进去吧?」   「嗯……」小依轻轻的应一声,只见她婀娜的站起身,向前跨到朱委员那条大肉棒上方,纤手扶着他的肩头慢慢的往下坐。   「哼……」还没碰到龟头,嫩穴就感到一股逼近的热气!   「好利害……她的肉洞又嫩又小!插那根怪物进去真的没关係吗?」   「你没听说连5P都搞过了……当然没关係!」   「吃过那个东西后……我看玉彬的身体一定满足不了她。」   小陈、小李和王大志又忍不住说起来。说归说,六只眼睛可是连眨都捨不得眨,深怕露掉某个精彩镜头。   「啊……」   只见小依朱唇张启、雪白的粉颈也浮出细嫩的血管,样子好像很痛苦,原来龟头已顶在肉洞口,像团火一样在屁股下面烧,周围的男人看了都觉得不忍。朱委员两条短腿打得开开的,那条笔直矗立的肉柱看起来真的很恐怖,黑色的血管纠结盘缠,简直就像根大龙柱,肉棒下吊着两团丑陋的肉袋,一直很兴奋的在抖跳,怎么看都觉得那个可怜的小嫩洞装不下这根巨物。   「太太……你真的可以吗?这对你来说太辛苦了,考虑一下换我的怎样?」玉彬的老闆何董忍不住脱口说出来!   「不……」小依揪紧眉头咬着唇、用力的摇头拒绝。其实让她最痛苦的不是肉棒的直径,而是那宛若火烧的温度。   「看吧!有朱委员在,别人的她都不要,她就是喜欢朱委员的大家伙!不信叫她叫几声来听听……」沈总逼着还努力在装入大棒子的小依说话。   「呜……我……喜欢……朱委员插……我……」小依喘着气,含含糊糊的说着,同时被塞成大洞的嫩穴已慢慢的吞入巨棒。   「啊……啊……」阴道黏膜好像开始沸腾,小依翻着白眼、指甲深深的陷入朱委员的肥肉中。终于坐到底了,火烫的肉柱塞得阴道满满的好不难受!   但是折磨才刚开始、接下来又被他们逼着上上下下坐动,这样的景像让人不由得连想到一位仙女坐在一头猪身上造爱!   「好刺激……」   「真是快受不了了……」   有些男人已不顾形象的掏出鸡巴自我安抚。   小依面对着朱委员,一头秀髮随身子的坐动像伞花一样散开落下、充满弹性的肉球也诱人的上下跳,有一边的乳尖还留着蝴蝶结,更让人看得眼花撩乱!   「叫啊……像我们以前作爱一样,大声的叫好老公……说你爱我……求我插你……不要害羞……」朱委员像一堆颤抖的肉摊在沙发上、不停的蠕动屁股,要小依发出浪语来满足他。   被羞辱和折磨到极点的小依,唯一能让自己解脱的办法,就是强迫自己把姦淫她的朱委员想成是玉彬。   「呜……老……公……哼……好老公……ㄠ……求你插……小依……嗯……小依……爱你……插到底……啊……」   这样一想,竟然产生无法形容的快感,因为她虽然很爱丈夫。但是体弱的玉彬在生理上根本无法给女人满足,他那话儿几十次里面硬得起一次就很难得了,更不谈那动几下就洩的窝囊。这时她刚好被弄得昏昏沉沉,眼前肥头大脑的朱委员在她朦胧的视线中慢慢变成玉彬的脸……   「玉彬变强壮了……真好……弄死我吧……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玉彬……你那根好粗……好强壮……弄得我的那里快烧起来了……」   她心中不断的想着,愈想身体承受的痛苦就愈变成快感,水蛇般的腰身淫蕩的扭起来,雪白的屁股「啪、啪、啪」的主动撞着朱委员肥滋滋的下体!   「哦……好舒服……好老婆……骚老婆……你今天特别浪……是不是愈多人看……你愈来劲……我的肉棒好不好啊?……」   「……好……啊……小依喜欢……老公……好老公……呜……你好大……插死小依……你真强壮……啊……小依……想……被你……弄死……棒棒……好粗喔……吸我的奶奶……呜……奶奶……好胀……」   小依浪起来的样子令朱委员更加兴奋,不过他也感到此刻的小依有点反常而驾驭不住,双手不得不握着她的柳腰任她狂浪的坐动。而所有的男人这时也完全肯定她一定是个恬不知羞的淫蕩少妇,连沈总都不知道她为何有这样的转变。   朱委员自豪的以为是他的肉棒带给小依愉悦所致,他直起上半身,一脸埋进她柔软的乳肉中、张嘴咬住娇嫩的乳头!   「呜……」小依舒服得冷颤,双臂紧紧的抱住朱委员的肥头,屁股虽不似刚才上下套得那么利害,不过却用力的蠕动起来,让火烧般的肉棒和龟头充份磨擦麻痒的花心和黏膜。   「哼……老……公……我要让……他们看……你有多……利害……啊……你用力……插人家……啊……插得我……昏过去……谁说……你不行……ㄠ……你好利害……哼……小依……最喜欢你……」她一直把朱委员想成玉彬,朱委员正在兴奋中也没听出来,只顾着把她的乳头咬在牙齿间玩弄。   「哼嗯……吸吸人家……奶奶好胀……」小依哼着哼着,又求朱委员吸她的奶。应着美女的要求,朱委员两片厚唇立即像吸盘一样佔据乳尖,舌头逗弄着柔嫩的樱桃吸吮起来,手还忙着把另一粒乳尖上的蝴蝶结也拆下,原本他也只是想说让小依更舒服而已,没想到一吸之下竟涌入满口香甜的温奶!   「唔……」他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瞪大眼睛兴奋的唔唔叫!   「啊……好舒服……老公……我的奶奶……只给你……还有宝宝喝……」小依脸上洋溢着酥甜幸福的光辉,两手温柔的抓抚着朱委员的后脑袋瓜,把他的头拥在胸口任他吸取丰富的奶汁,她已经完全把朱委员想成玉彬了!   「妈的……真是淫蕩!对别的男人说这种话!」小陈忍不住又念起来。而围观的人原本以为她说的奶是指乳房,没想到朱委员啾啾啾的吸着,嘴角竟然还溢出白白的乳泡!   「奶!……她有奶!……」最先发现的男人惊讶的叫出来,这时朱委员又刚好鬆开嘴换气,不小心满口奶溢了出来,沿着美丽的胸线流下一大片。   「真的是人奶!好好哦……我真想上她……」   「她竟然把自己的奶拿去餵别的男人……天啊……我要是她老公,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那个男人年纪都可以当她爸爸了……」   ……   这些男人个个猛吞口水肌渴不已的样子,由其是玉彬那群同事受到的震撼更大!   「嗯嗯嗯……老公……你变得好……强……啊……老公……你第一次……这么强……人家快……啊……快要被你……弄死了……啊……用力插……我是你的人……吸我的奶奶……呜……人家……还好涨……啊!」   不知何时,小依又开始骑在朱委员身上上上下下的狂扭,而且比先前更加放蕩,美丽的秀髮跟着乱甩。没多久,湿亮的胴体开始痉挛!   「呜呜……老公……人家……到了……ㄠ……」大量的阴精随着尽剩的力气一起从体内洩出,朱委员一手揽住她向后仰的弧腰,小依张大嘴放声的呻吟,原本绷紧的身子慢慢的软下去,最后完全瘫倒在朱委员怀里。   「洩了吗?真没用!我那根还没吃饱呢!」朱委员抚着她汗汁淋漓的玉背问道。   「……洩……出来……了……玉彬……你好强……」小依幸福的把脸贴在朱委员油腻腻的胸膛、她看起来很虚弱,不过说话的模样却是娇柔而甜蜜,那条硬梆梆的大热棒还在她体内。   「操!谁是玉彬?跟老子作还想着别的男人!」朱委员到现在才发现原来小依把他想成别的男人,难怪变得又浪又骚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