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穿丝袜的黄阿姨

    时间:2018-09-22 我的邻居黄元明阿姨今年42岁,是位离婚的音乐老师,是和我母亲非常要好的姐妹小的时侯她经常抱着我亲吻。因为她从来没有生育过,所以虽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我曾偷看过她洗澡,发现她身材苗条娇小、肌肤光洁白皙;乳房小巧坚挺、臀部圆润上翘;尤其是那对忧郁的眼眸,再加上她俊俏的瓜子脸上那对凤梨般的酒窝,举手投足间充满成熟女人魅力,浑身透着中年知识女性特有的矜持而雍容的气质。她喜欢穿黑色连衣裙与高跟鞋,那双修长的大腿总是套着黑色吊袜带长统丝袜,非常性感撩人。再加上她柔顺中略带些忧郁的性格。让我一看见就冲动得想强姦她。   在我18岁的那个炎热夏天,由于我和她非常熟悉,再加上在她的感觉中我还是个小孩,因此我能够自由进出她家。午饭后我悄悄溜进她那空无一人的客厅,看见她的卧室门半掩着,隐约间传来阵阵低沈压抑的呻吟,我偷偷从半掩的卧室门一看。   天啦!只见黄元明阿姨脸颊绯红、紧闭双眸,一条香舌不停地舔着自己的嘴唇,竭力压抑着控制不住的呻吟,表情既痛苦又兴奋地躺在床上不停的扭曲着娇躯,浑身除套在那修长大腿上的黑色吊袜带长统丝袜外,几乎一丝不挂,一只手抓着她自己小巧的乳房揉搓、另一只手放在大腿间无毛的阴道上拚命抠挖着……哇呀!原来她是在手淫啊!顿时,我感觉全身血脉喷张,下身的阴茎立刻硬了起来,一股冲动的念头涌上心头。   「黄老师在家吗?收水电费了。」靠!正但我蠢蠢欲动时,楼上的李老师突然在门外出现,吓得我急忙躲到她家的落地窗帘后面,黄元明阿姨听到后慌忙套上乳罩、内裤及那件连衣裙出来交水电费。   过了一会儿,当她送走李老师并关上大门,準备再回卧室的时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冲出来一把抱住黄元明阿姨,她被我突然的拥抱吓坏了,瘫软在我怀中又羞又急地惊叫着:「啊!别、别这样,快、快住手…啊!小、小洛,我、我是你、你的阿姨呀、哦、快…停、停…停下呀」   我不顾黄元明阿姨的挣扎与哀求,粗暴剥掉她身上的连衣裙。一只手搂住她强吻着,野蛮地将她那柔滑香滑的舌头吸进我嘴里吸吮、贪婪地着从她舌头上分泌出异香滑腻的津液。另一只手扯下她的乳罩和内裤,接着用拇指与食指在她那无毛的阴蒂上不停地抠挖着。   此时,这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完全丧失以前那高贵的矜持表情,吓得浑身颤慄的瘫软在我身下,双眸紧闭、美丽俊俏的脸庞淌满耻辱的泪水,由于她的舌头被我含着,只能痛楚地发出咿咿呀呀的呻吟。少许,我开始将舌头沿着她的下巴、颈项一直舔到那小巧坚挺的乳房上,用舌头尖在那嫣红的乳晕来回恬弄。这时,她本来颤慄瘫软的娇躯逐渐紧绷起来,并从嘴中发出竭力压抑的呻吟「啊!   …你、你干什么…不…不要啊……」   当我含住她的乳头并用舌头舔刮、用牙齿啃咬时。随着她呻吟声渐渐加大,娇躯扭动越来越激烈,并且从她阴道中流出许多透明状的分泌物淌在修长匀称的大腿上,连套在大腿上的黑色吊袜带长统丝袜都被浸湿了。   于是,我乘机加快了在她阴蒂上的抠挖速度,中指与小指分别在她的阴道口和肛门附近轻轻摩挲着,随着黄元明阿姨的一声惨叫:「呜、呜…啊…别…别碰那里,坏、坏蛋…蛋!怎、怎么连…阿、阿姨的…肛…肛门…都搞、搞呀……」   我的猛地将手指同时插入她的湿滑火热的阴道和紧绷狭窄的肛门中,中指顶在她阴道深处的子宫颈拚命绞刮,她子宫颈那柔软的肉环急剧地翻动,似佛想吞下我的中指,同时,她紧绷狭窄的肛门也拚命夹住我的小指收缩着想把它挤出去,剧烈的痛楚夹杂着莫名的快感,使这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无力地挣扎着呻吟,声音沙哑的哀求:「不、不要…不要这、这样…哦、你、那真、真下、下流…快、快停、听住…啊!太野蛮、蛮了…啊、哎、哎哟、哟啊…求…、求你、轻、轻点、喔、啊!好痛、痛哦…我、我快被、被你、搞、搞瘫、啊、瘫、瘫痪了啊、哦…好、好丢…丢人呀…」   我抬起身来,强下行分开她那套着黑色长统丝袜修长的大腿,握住那纤细的脚裸,脱下穿在她脚上的黑色细袢高跟鞋,接着我掏出那早就胀硬粗大的阴茎,将它夹在黄元明阿姨那瘦削绵软双脚中,隔着薄薄的黑色丝袜忘情的摩擦着,还不停地扳着她小巧脚趾拚命的摩挲龟头。   一种令人难以言状的兴奋感涌上心头,于是我将她的脚抬得更高,含住那撩人的丝袜脚尖,贪婪地啃咬吮弄着她那充满成熟女性体香的脚趾,这混合着丝袜与汗味的体香如岚似麝、难以言表,「啊…不、不要…脚…脚好…好髒的…太、太噁心了…求、求你、别、别这、这样…啊…不要啊、不要…」黄元明阿姨小声地哀求我,她紧绷着脚弓,脚趾不停地上下扭动着,竭力地抵御从她脚趾上传来的阵阵快感,可被我的嘴巴牢牢地含着吸吮,我充分地享受着她丝袜脚的香汗味道,她却用着奇怪而幽怨的眼光看着我。   我兴奋得非常狂暴地大声叫喊:「喔!黄元明!黄阿姨!黄妈妈!我要你!   我要强姦你!要把你搞得下不了床!我要吃你的脚!要日你的阴道!要揉烂你的乳房!」黄阿姨又羞又急、无可奈何地说:「啊…别、本这样…太、太丢人了…哦…啊…求、求求…你…不!啊…我、我比你大、大二十、二十多岁呀!说、按年、年龄说来我、我都、都是可、可以当、当你、你母、母亲的、的人了啊…哎、哎哟、啊…好丢、丢人哟、丢人呀…」   我根本不理会它的哀求与呻吟,强迫她替我口淫,起初黄元明阿姨嫌髒,摇晃着头拒绝,于是,我不顾她的挣扎按主她的头,把我的阴茎塞进她的口腔中来回抽动,任凭她痛苦地呜咽着摆头挣扎,「啪」我残暴的给了她一个耳光,并大声吼叫,让她褪下繫在腰上的黑色吊袜带,裹在我的龟头、用舌头舔弄吮吸龟头,黄元明阿姨吓得痛哭起来,娇躯颤慄着褪下自己戴在腰上的黑色吊袜带,套在我的阴茎上,双眸紧闭用发抖的纤手扶住我的阴茎,涩羞地张开樱唇,艰难地含着我那粗大的阴茎吞进她的口腔中吸吮起来。   儘管被我弄得不停的乾呕,她还是战战兢兢地含着我那粗大的阴茎,并用舌头缠绕着阴茎有节奏地吞吐,小心翼翼的舔吮着我的龟头、柔软的舌头刮弄着马眼。吐出来的时候,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阴茎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我不时把龟头顶到她的喉咙上,呛得她泪流满面痛楚地乾呕、咿咿吖吖的呜咽着,这时,虽然我强咬舌尖忍住,却仍然在她的口腔里射出来许多精液,我即时将阴茎从她嘴里抽出来,但是她嘴里还是充满了我的精液,由于第一次射得过多的缘故,虽然努力的吞着,但仍有少量白色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滴落到那套着黑色长统丝袜的修长大腿上……我见时机成熟,就将她颤慄瘫软的娇躯放在床铺上,扶着阴茎对準她那光洁的阴道猛地插了进去,一下子顶到她那湿滑、柔软的子宫颈上,粗暴野蛮地抽插起来,一只手抓住她那小巧坚挺的乳房放肆地揉搓、捏弄着,另一只手抬起她那绵软的脚,含住那撩人的丝袜脚尖,贪婪地啃咬、吮弄她那充满成熟女性体香的脚趾,黄元明阿姨不停地扭曲娇躯,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双手紧紧楸着枕头,无奈而无力地挣扎着,哀哀地发出痛楚的呻吟声:「啊、啊、哦、哎哟、啊…不、不行、行了喔、我的、的子宫、宫都、都快、快被、被你、搞、搞破、破了、了呀…哦、我受、受不、不了…啊!…要、要死、哎哟、死了啊,你、你这、这个、哦、个流、流氓喔…啊…」   我抬起她穿着黑色吊袜带长统丝袜的大腿,扛在肩膀上,俯下身去恬弄她的乳房,用牙齿轻轻地咬她那樱桃般的乳头、用舌头转着圈的恬刮她的乳晕,一只手摸到她的臀部中心,手指沾着从她阴道里面分泌出来的爱液,不停到抠挖着她那急促翻动又紧夹着的肛门,「…啊…你!你…你想…想…干、干…什么呀?哦、啊、别、别…这、这样、样啊…阿、阿姨的、的…太、太小、小了…会、很撕、撕裂、裂的的呀…禽、禽兽啊…哦…阿姨我、我快被、被你、你搞、搞死了……」   黄元明阿姨察觉到我的意图,拚命扭曲着娇躯,想摆脱,但她那里能摆脱得了,只好无力的哀求我,可我根本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张嘴含住她樱唇,将她那香滑柔软的舌头吸进我的口中,贪婪的吸吮着,在她肛门上的手指一下子查插了进去,哇!她那紧绷狭窄的直肠拚命夹住我的手指,急促地收缩着、翻动着想把它挤出去,然而我的手指却越挖越深。同时,我插在她阴道中那粗大欣长的阴茎也拚命地顶在她的子宫颈上一动不动,享受着这柔软的肉环急剧吸吮龟头的快感,这时,黄元明阿姨的身体开始向后仰,并随之出现了一阵阵的痉挛。   「呜!…呜…呜…」她的嘴此时被我吻着,无法呻吟出来,只好咿咿呀呀的叫着,我感觉到她的舌头僵硬了一下,随即无可奈何地软下来,任凭我的舌头去绞缠。   我感觉到她已经彻底屈服了,于是就让她用趴着姿势抬起她那圆润的臀部,并沾了些分泌物,涂抹在自己的大阴茎上,然后就一把扒开她的臀部,对着她那菊花般紧闭的肛门,一口气就顶了进去,感觉她的肛门周围的肌肉一阵痉挛,彷彿有个小小的肉环紧紧地套在了自己的阴茎上。「啊!?你、你…你想…想…干、干…什么呀?啊…不要…痛…快拔出去呀…啊…好痛呀…」事发突然,黄元明阿姨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感觉从屁眼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此前,黄元明阿姨的肛门应该从未就没有被人搞过。当我粗暴地将我大阴茎插进她的肛门内时,便痛不欲生地全身痉挛起来,双手死死地揪住床单,嘴里发出非常凄惨的呻吟:「哦、啊、别、别…这、这样、样啊…,阿、阿姨的、的肛门…太、太小、小了…会、很撕、撕裂、裂的的呀…禽、禽兽啊…哦…阿姨我、我快被、被你、你搞、搞死了……」我的大阴茎残忍地在她那窄小的肛门中整根进进出出猛烈抽插着。开始的时候感觉她屁眼很紧,阴茎在里面插抽起来非常艰难。然而,当阴茎触碰到直肠粘膜时,那种酸胀感更加明显,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是比阴茎进入前面的阴道更加刺激的一种快感。渐渐地却开始润滑了起来,使我的阴茎抽插得得心应手,双手紧紧抬着她那圆润白皙的臀部:「喔…真爽…黄阿姨的肛门咋这么紧…好、好舒服呀…喔……」   儘管她一再哭求着我不要这样搞她的肛门,但慾火正盛的我又怎么会就此罢手?加上她紧夹着的窄小肛门的急促地收缩使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完全不顾黄元明阿姨痛苦的呻吟,拚命地用大阴茎猛插着的她屁眼里面的直肠。这可害苦了黄元明阿姨,她无力挣脱我在她的肛门里的那根粗大阴茎粗暴地抽插,只好含泪强忍着撕裂般的剧痛与她认为非常强烈的耻辱感任凭我野蛮的糟蹋,一只手艰难地饶到她自己的屁股,用手指握住我的阴茎挡在她肛门前,以免我的阴茎插得更加的深入……由于我动作相当粗暴,殷红的血从她被撕裂的肛门里随着阴茎的抽插被带出,使得她更痛楚的颤慄着,嘶声竭力的大声呻吟着、哭泣着恳求我停止这野蛮的肛交,我却变本加厉地俯下身去,握住她的乳房放肆地揉搓捏弄,舌头恬着她那香汗淋漓的肩背,逐渐的我感觉龟头阵阵地酸麻,后背也一个劲的肉紧,我估计自己快要射精了……但是我还想射在她的子宫中,我将粗大阴茎从她肛门中抽出来,并搂住她那瘫软的娇躯翻过来,侧放在床铺上,重新分开她那双穿着黑色长统丝袜的大腿,我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把她的一条大腿绕在我腰上,屁股用力一挺,我那粗大阴茎就又顺利插进她湿滑火热的阴道中,一下子便顶在阴道深处急促蠕动子宫颈上,柔软的肉环猛烈地啃咬我的龟头,还不停地蠕动着磨挲着龟头后端的肉稜……这时,我又去吻主她的樱唇,强行扣开她的齿隙。在我的逗弄下,她只好张开了口,伸出舌头轻碰了我一下,却又急忙缩回口中。我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寻着她软滑的舌头,但她却仍然保持着中年女性的矜持,任香舌软如泥鳅地在我舌尖滑来滑去。我追逐着她的香舌许久,直到含住,将她舌头压住,用力的吸吮她香舌上芬芳的汁液。   就这样,我又猛烈地在她的阴道中抽插了一会儿,直到阴茎实在是忍不住她阴道剧烈的啃咬,一跳一跳的準备射精:「啊…黄阿姨…我…我要射…射精了…要…要射在、在黄阿姨的子…子宫中呀!」   「啊、别、别…射…射在这、这里啊…阿、阿姨…现、现在是…是排、排卵期呀,不…不要…啊!要…要遭…遭怀…怀孕…不要、不要啊…哦…我要死啦…要死呀…我活…活不成…了喔…啊……」黄元明阿姨呜咽着告诉我,她现在还没有绝经,现在正好是危险期,害怕我的精液射在她子宫中会怀孕,苦苦哀求我不要在她子宫中射精。   于是,我就对黄元明阿姨说「那…那就…啊…这…这样吧…黄阿姨…我…我就射在……脚上…了哦……」言罢,我立刻将她那条穿着黑色长统丝袜的大腿放在我的下体上,用手拽这她那穿着黑色长统丝袜的脚尖揉搓这我的龟头,伴随着我阴茎的抽送来回晃动……「啊…黄、黄阿姨…哦!黄妈妈…我的女神…我要…啊…我要、要射了呀…我射了……」我边说边用左手套动着自己的阴茎,右手抓住黄元明阿姨的二只脚的脚尖夹住龟头,拚命地来回急促磨挲着,那脚趾与薄薄的丝袜在龟头上产生的酥麻的快感,让我兴奋得将一股浓精喷射在她穿着黑色长统丝袜脚掌和脚趾上。   这可害苦了黄元明阿姨,她无力挣脱我在她的肛门里的那根粗大阴茎粗暴地抽插,只好含泪强忍着撕裂般的剧痛与她认为非常强烈的耻辱感任凭我野蛮的糟蹋,一只手艰难地饶到她自己的屁股,用手指握住我的阴茎挡在她肛门前,以免我的阴茎插得更加的深入……由于我动作相当粗暴,殷红的血从她被撕裂的肛门里随着阴茎的抽插被带出,使得她更痛楚的颤慄着,嘶声竭力的大声呻吟着、哭泣着恳求我停止这野蛮的肛交,我却变本加厉地俯下身去,握住她的乳房放肆地揉搓捏弄,舌头恬着她那香汗淋漓的肩背,逐渐的我感觉龟头阵阵地酸麻,后背也一个劲的肉紧,我估计自己快要射精了……但是我还想射在她的子宫中,我将粗大阴茎从她肛门中抽出来,并搂住她那瘫软的娇躯翻过来,侧放在床铺上,重新分开她那双穿着黑色长统丝袜的大腿,我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把她的一条大腿绕在我腰上,屁股用力一挺,我那粗大阴茎就又顺利插进她湿滑火热的阴道中,一下子便顶在阴道深处急促蠕动子宫颈上,柔软的肉环猛烈地啃咬我的龟头,还不停地蠕动着磨挲着龟头后端的肉稜……接着,我又去吻主她的樱唇,强行扣开她的齿隙。在我的逗弄下,她只好张开了口,伸出舌头轻碰了我一下,却又急忙缩回口中。我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寻着她软滑的舌头,但她却仍然保持着中年女性的矜持,任香舌软如泥鳅地在我舌尖滑来滑去。我追逐着她的香舌许久,直到将她舌头含住,用力的吸吮她香舌上芬芳的汁液。   就这样,我又猛烈地在她的阴道中抽插了一会儿,直到阴茎实在是忍不住她阴道剧烈的啃咬,一跳一跳的準备射精:「啊…黄阿姨…我…我要射…射精了…要…要射在、在黄阿姨的子…子宫中呀!」   「啊、别、别…射…射在这、这里啊…阿、阿姨…现、现在是…是排、排卵期呀,不…不要…啊!要…要遭…遭怀…怀孕…不要、不要啊…哦…我要死啦…要死呀…我活…活不成…了喔…啊……」黄元明阿姨呜咽着告诉我,她现在还没有绝经,现在正好是危险期,害怕我的精液射在她子宫中会怀孕,苦苦哀求我不要在她子宫中射精。   于是,我就对黄元明阿姨说「那…那就…啊…这…这样吧…黄阿姨…我…我就射在……脚上…了哦……」言罢,我立刻将她那条穿着黑色长统丝袜的大腿放在我的下体上,用手拽这她那穿着黑色长统丝袜的脚尖揉搓这我的龟头,伴随着我阴茎的抽送来回晃动……「啊…黄、黄阿姨…哦!黄妈妈…我的女神…我要…啊…我要、要射了呀…我射了……」我边说边用左手套动着自己的阴茎,右手抓住黄元明阿姨的二只脚的脚尖夹住龟头,拚命地来回急促磨挲着,那脚趾与薄薄的丝袜在龟头上产生的酥麻的快感,让我兴奋得将一股浓精喷射在她穿着黑色长统丝袜脚掌和脚趾上。